一根马草汪一声

这里卿子文,应该是个文手。低产。

是蝎椅车鸭!!脱了有大半个月了_(:з」∠)_
链接在评论!!
不喜勿入!!
爱你萌♡

洸伦小甜饼。贼鸡儿短。

#日常ooc。求轻喷。#
#短的一匹,丢死人了。#
#前世今生…!!不喜勿入。#
#转世没有改名字起名废准备跳楼。#
↓↓↓

  夜晚时,一个大男孩的身影从高楼上跌落了下来。地面上的新村洸和霜月雪成眼睁睁看着因为恶狼游戏结识的好朋友森伦太郎与世隔绝。
  几十年后的日本。
  新村洸伸手按下床头的闹钟,急忙从床上爬了下来,十分匆忙地去浴室洗漱。在浴室中洗漱时新村洸琢磨着昨天晚上做的一场奇怪的梦:自己和一个彩色头发的生面孔以及一些其他人玩了一场死亡游戏,而结束时自己和那个生面孔持枪针锋相对,结束游戏后和存活的两个人变成了好朋友,梦境结束前的一个画面是那个和自己针锋相对的生面孔从一栋高楼上纵身一跃。
  新村洸回忆完摇了摇头,快速穿好了衣服叼着一片面包就出门了,今天是对新村洸一个重要的日子——新生报到日。到了学校新村洸有些紧张,和所有新生站在了学校的操场上,没有怎么听校领导们的各种演讲。到了新生代表发言时,新村洸本来在走神但是听见周围学生的小声讨论 ,抬起头看向新生代表,突然愣住了。这个同学和自己梦里的彩发生面孔一模一样,立刻起了兴趣,通过新生代表的介绍,新村洸知道了这个人叫森伦太郎,嘟囔了几句这个人语气这么奇怪。
  结束了欢迎新生会后,新村洸开始寻找自己的教室。森伦太郎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对方对新村洸伸出了一只手。
  “诶诶新同学找不到路了吗~?要不我带你去吧。我很靠谱的♪”
  “好吧…咦你不是刚刚的新生代表吗?”
  “对啊对啊~我是森伦太郎你呢♪”
  新村洸有些好奇哪有刚认识就问别人名字的,但是还是告诉对方,对方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森伦太郎攥住了新村洸的手,在前面替新村洸带路,森伦太郎面上笑嘻嘻的可是新村洸就不那么开心了。新村洸在后面看着给自己带路的人背影,慢慢和梦里的那个生面孔拉着自己走出火海的背影重叠在了一起,新村洸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松开了手。森伦太郎注意到身后人的动作转过身有些迷茫看着十分沉重的人。
  “森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诶呀~洸君,好久不见♪”

——end——

时隔半个月的小黄车!

应该是入党费…写的垃圾的一批。
(¦3[▓▓]求轻喷♡
试一试走链接评论_(:з」∠)_
爱你们♡

我好想看猞猁二少x狼军爷啊。。。
特别想看二少和军爷插旗插到插入。
猞猁比狼厉害,就是那种,插旗的时候二少单方面虐待军爷手法和二少不相上下但是被打哭的那种…
然后打着打着把军爷拉一边小树林里这样那样。
“将军刚刚不是很凶的吗?本少爷都有点怕了呢。”
好像sm也可以啊。兴奋。
我真的是天策府的人。

暗搓搓糊的两个表情包_(:з」∠)_

对又是我我再放两个表情包。
脑子里全是表情包_(:з」∠)_
求轻喷_(:з」∠)_
(这次我字写对了!写对了!!)

几百年前骰输的歌苍前戏。可能码回来xxx不喜勿入!!

一辆婴儿车x

新手上路,求轻喷_(:з」∠)_
欠债肉偿x不喜勿入
链接走评论。感谢每个点开的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