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马草汪一声

这里卿子文,应该是个文手。低产。

是洸伦!!巫师x蝙蝠!!是刀子!!

#日常ooc#

#是那个什么,砂糖老师说的。#

#巫师洸x蝙蝠伦。#

#是刀。#


森伦太郎是一只可以变成人形的蝙蝠。不知道多久之前,它被一位巫师抓去做宠物。刚开始森伦太郎是想过飞走的,但是由于被巫师下了咒语飞不出去。白天的时候只能倒挂在巫师经常炼药的山洞上壁,趁着巫师出门寻找魔法材料的时候小歇一阵。


到了晚上,暮色降临。披着黑漆漆巫袍的巫师手里拿着一个装有魔法材料的袋子,隐藏在巫师帽下精致的面上印着近似疯狂的笑容,但眼中却含带着不舍。森伦太郎看见自己的主人回来了,挥动同样是黑色的皮翼绕着新村洸飞了两圈,一直跟着巫师来到锅炉前,静静看着巫师疯狂笑着并将袋子里的材料一一扔进滚烫的锅炉里。新村洸看着一些没有融化的材料,对着旁边的森伦太郎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来帮忙。


蝙蝠明白了主人的行为,落到地上变成一个顶着彩色头发的少年,身上同样披着黑色的魔法袍,对着巫师笑笑,伸手拿起杵在大锅旁的铁棍,放入锅里搅拌那些没能融化掉的材料。时不时用手背抹抹脸,扭头瞅了瞅坐在身后捧着本魔法书的巫师,用着懒洋洋的语气向惬意的巫师抱怨。


“洸君怎么每次回来都是让我干这种事啊——好累啊…”


“伦太郎做我的宠物多久了,怎么还是没有被驯化的样子?”


“哇啊又不是我愿意做的…等等洸君我不是那个意思!”


年轻的巫师并没有再理会自家宠物的抱怨只是眼神紧紧盯着手中书上的一排咒语,巫师抬头看了看那个在锅炉前忙活的大男孩又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新村洸站了起来,让森伦太郎停了下来并且让他变成原型。变成蝙蝠的森伦太郎有些迷茫于是在主人身旁饶了绕。巫师咧了咧嘴角,对着蝙蝠做了一个口型。


【对不起。】


森伦太郎有点迷茫,他的主人捉住了他。突然剧痛席卷全身,睁大的眼珠看着巫师手里捏着的两片,属于他的皮翼。在森伦太郎弥留之际看见的是黑袍巫师一边搅拌着锅炉里的不明液体液体上面还飘着一两片蝙蝠被捣碎的蝙蝠碎片,一边看着锅炉旁边已经快要死掉的蝙蝠,面上一边流泪一边扭曲的笑着。


哭是因为巫师最喜欢的蝙蝠被巫师亲手杀死了,笑是因为巫师终于能练成提高魔力的药物,但是代价是失去唯一陪伴着自己这个巫师的蝙蝠。


巫师捧着一碗加有自己心爱的蝙蝠的皮翼的药汤,身后桌子上翻开的魔法书上鲜红的咒语印证着刚刚巫师的暴行。


『折断了一只十分聪明的蝙蝠的翅膀』


——end——


严重ooc
是开学前一周看群里讨论的各式各样的梗瞎写的一点点黄色废料。每一个都是一点点。
企图混更xx
请组织放心我是不会继续把这些黄色废料继续创作下去的_(:з」∠)_

庆祝国服ep13新鲜出炉bushi

是一个洸伦刀子。企图混更x特别短x


洸伦玻璃渣。

2019年8月10日。
新村洸独自一人拿着一束花走到墓碑前。垂眸盯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森伦太郎。新村洸顺手把那束花放在碑前,眼前却浮现出一年前那吊儿郎当的少年从高楼上纵身一跃的身影。
“喂伦太郎,一年了。和家人过的还好吧?”
新村洸俯下身子,一手搭在墓碑上,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着,眼底尽是思念。
“如果我没有报道你的悲惨经历,我们可能不会见面…你也可能不会躺在这里。”
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仿佛是在摸着墓碑的主人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嗓音不由得沙哑起来,但是新村洸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表情。
“伦太郎,对于报道你的悲惨经历我很抱歉…”
新村洸把手从墓碑上收回来,直起身子低头看着面前的墓碑,像是看着还活着的彩发少年,脑海里回忆起还在进行恶狼游戏的大楼里的第一次见面。
『没有感到紧张的奇怪小鬼。』——这是新村洸对第一次见到的饭田伦太郎的评价。
“不过伦太郎,如果我们能够以正常的形式见面…我们可能是最亲密的挚友。”
“明年我再来看你,幸福的在那边生活吧。”
新村洸转过身,头都不回的离开了墓地,抬起头望向远方目光里透露出伤感。
——end——

是蝎椅车鸭!!脱了有大半个月了_(:з」∠)_
链接在评论!!
不喜勿入!!
爱你萌♡

洸伦小甜饼。贼鸡儿短。

#日常ooc。求轻喷。#
#短的一匹,丢死人了。#
#前世今生…!!不喜勿入。#
#转世没有改名字起名废准备跳楼。#
↓↓↓

  夜晚时,一个大男孩的身影从高楼上跌落了下来。地面上的新村洸和霜月雪成眼睁睁看着因为恶狼游戏结识的好朋友森伦太郎与世隔绝。
  几十年后的日本。
  新村洸伸手按下床头的闹钟,急忙从床上爬了下来,十分匆忙地去浴室洗漱。在浴室中洗漱时新村洸琢磨着昨天晚上做的一场奇怪的梦:自己和一个彩色头发的生面孔以及一些其他人玩了一场死亡游戏,而结束时自己和那个生面孔持枪针锋相对,结束游戏后和存活的两个人变成了好朋友,梦境结束前的一个画面是那个和自己针锋相对的生面孔从一栋高楼上纵身一跃。
  新村洸回忆完摇了摇头,快速穿好了衣服叼着一片面包就出门了,今天是对新村洸一个重要的日子——新生报到日。到了学校新村洸有些紧张,和所有新生站在了学校的操场上,没有怎么听校领导们的各种演讲。到了新生代表发言时,新村洸本来在走神但是听见周围学生的小声讨论 ,抬起头看向新生代表,突然愣住了。这个同学和自己梦里的彩发生面孔一模一样,立刻起了兴趣,通过新生代表的介绍,新村洸知道了这个人叫森伦太郎,嘟囔了几句这个人语气这么奇怪。
  结束了欢迎新生会后,新村洸开始寻找自己的教室。森伦太郎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对方对新村洸伸出了一只手。
  “诶诶新同学找不到路了吗~?要不我带你去吧。我很靠谱的♪”
  “好吧…咦你不是刚刚的新生代表吗?”
  “对啊对啊~我是森伦太郎你呢♪”
  新村洸有些好奇哪有刚认识就问别人名字的,但是还是告诉对方,对方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森伦太郎攥住了新村洸的手,在前面替新村洸带路,森伦太郎面上笑嘻嘻的可是新村洸就不那么开心了。新村洸在后面看着给自己带路的人背影,慢慢和梦里的那个生面孔拉着自己走出火海的背影重叠在了一起,新村洸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松开了手。森伦太郎注意到身后人的动作转过身有些迷茫看着十分沉重的人。
  “森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诶呀~洸君,好久不见♪”

——end——

时隔半个月的小黄车!

应该是入党费…写的垃圾的一批。
(¦3[▓▓]求轻喷♡
试一试走链接评论_(:з」∠)_
爱你们♡

我好想看猞猁二少x狼军爷啊。。。
特别想看二少和军爷插旗插到插入。
猞猁比狼厉害,就是那种,插旗的时候二少单方面虐待军爷手法和二少不相上下但是被打哭的那种…
然后打着打着把军爷拉一边小树林里这样那样。
“将军刚刚不是很凶的吗?本少爷都有点怕了呢。”
好像sm也可以啊。兴奋。
我真的是天策府的人。

暗搓搓糊的两个表情包_(:з」∠)_

对又是我我再放两个表情包。
脑子里全是表情包_(:з」∠)_
求轻喷_(:з」∠)_
(这次我字写对了!写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