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马草汪一声

这里卿子文,应该是个文手。低产。

是一个洸伦刀子。企图混更x特别短x


洸伦玻璃渣。

2019年8月10日。
新村洸独自一人拿着一束花走到墓碑前。垂眸盯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森伦太郎。新村洸顺手把那束花放在碑前,眼前却浮现出一年前那吊儿郎当的少年从高楼上纵身一跃的身影。
“喂伦太郎,一年了。和家人过的还好吧?”
新村洸俯下身子,一手搭在墓碑上,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着,眼底尽是思念。
“如果我没有报道你的悲惨经历,我们可能不会见面…你也可能不会躺在这里。”
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仿佛是在摸着墓碑的主人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嗓音不由得沙哑起来,但是新村洸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表情。
“伦太郎,对于报道你的悲惨经历我很抱歉…”
新村洸把手从墓碑上收回来,直起身子低头看着面前的墓碑,像是看着还活着的彩发少年,脑海里回忆起还在进行恶狼游戏的大楼里的第一次见面。
『没有感到紧张的奇怪小鬼。』——这是新村洸对第一次见到的饭田伦太郎的评价。
“不过伦太郎,如果我们能够以正常的形式见面…我们可能是最亲密的挚友。”
“明年我再来看你,幸福的在那边生活吧。”
新村洸转过身,头都不回的离开了墓地,抬起头望向远方目光里透露出伤感。
——end——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