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马草汪一声

这里卿子文,应该是个文手。低产。

我好想看猞猁二少x狼军爷啊。。。
特别想看二少和军爷插旗插到插入。
猞猁比狼厉害,就是那种,插旗的时候二少单方面虐待军爷手法和二少不相上下但是被打哭的那种…
然后打着打着把军爷拉一边小树林里这样那样。
“将军刚刚不是很凶的吗?本少爷都有点怕了呢。”
好像sm也可以啊。兴奋。
我真的是天策府的人。

评论(8)

热度(26)